斟一杯清酒,斜窗了望。有风,从窗前拂过,裹着你的气味,轻抚我的脸颊。如许的夜,曾相对慢饮,微微睁开迷醉的视线,在杯中倒影里,寻觅你已经的容貌,那映出的双眸,是我,亦或是你? 往常,你已远去,只留我,对月独饮,遥遥的为你祝愿。   燃一支卷烟,深吸一口,沉醉于五藏六府,剔透于魂魄,霎时,再从鼻中呼出;烟雾袅袅,弥散于面前,携着寥寂一起散开,慢慢消逝。   让忖量穿梭万壑千岩,在年代的浸礼中,变幻彩虹,高悬天空;让两眼望穿的柔情,禁受风雨的见证,化为流星,在你想我的霎时,送上你的祷告。   烟,一端夹于指缝间,合着我的纤指,在我的指缝间巍峨;一端,星火洋溢,在点点星光里,将微凉温热成暖阳,我许你一世花开,你许我暖和时光,月明星稀的日子,将婉约的柔情轻拥入怀,指尖流淌的卷烟若兰浓艳。   寥寂的人不需要假定的呵护,可当呵护的问候接触到我时,我大白,你是我心中永恒的结。白日于红尘之中,或欢愉或哀痛,或浅笑或哭泣。 夜晚,一颗孤寂的心在流浪。寥寂的姑娘,按耐不住心坎的荒漠。手执卷烟,屡屡抽上,让烟雾肆虐,让荒芜收缩,时而掐灭烟蒂,让蛮荒的襟怀胸襟不在肆意流淌。还有那系着魂魄的烟缕,在夜空中哀怨,在黝黑中埋没,在夜色中难过。迷失,携一抹月光,找不到回家的路,凄楚的魂魄未然无处安顿,于暗夜中做着无助的挣扎。   懂你,夜晚的荒漠;懂你,半夜时分的孤傲。你的天空早已再也不湛蓝,你的全国未然莽荒,你的戈壁早已烧灼,你的心地长远撂荒。心坎烦躁,身心创伤,懂你,很想用烟来烧灼,用酒来麻醉,意于拂去心坎的塌实,着意寻觅心灵的寄予,锐意寻觅一处――安顿浪荡的魂灵。   把忖量揉在酒杯里,等候着一种无私的沉醉。此刻,眺望星空,你是否也在谛视彩虹掠过的痕迹。而我仍然

依据等候,是你路过的树荫。那不是风,是我醉酒的轻唤。那也不是落叶,只是想飘入你表情的一叶扁舟,放纵在你的心海于最深的未知处。   饮酒的姑娘不会哭泣,姑娘选择了饮酒,是在用魂魄饮酒,口中的辣味,麻醉了郁闷、寂寥、难过、失踪。……   吸烟的姑娘渴望在吞云吐雾中寻觅魂魄的归宿, 逆转恋情遗失的方向,开释自己孤傲的魂魄。   君在天边,我在天边,今夜,错过了时间年光,错过了良辰美景。另日,我愿做那江南烟雨中横笛而吹的女子,只为博君一次回眸,愿用三千青丝的辉煌,为君舞尽婀娜万千……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